新北市楊派易簡太極拳研究會網站105年5月4日遷家並改版成功!本會研究方向:探究太極文化精髓,修心無我,靜感初心;守一顆真摰之心,修一份沉靜內斂之情...

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

太極拳與公益行善

現今社會生活節奏快,如能在早、晚有個固定時間練拳,已屬不易;不過,話又說回來,一天24小時,纔練個一、兩小時,嚴格來講,還是不夠;誠如道家有句術語云:「雞能抱卵心常聽。」小雞最後能破殼而出,關鍵不是因母雞身體的溫孵作用,而是牠的不即不離,即使暫時離開,心還是掛念著「孵蛋」,也就是心念的力量將母雞的體溫導入殼內,纔發揮作用;由這裡我們可以得到一點啟示:那就是即使不在練拳的時刻裡,日常的生活起居行立坐臥或工作中的一言一行,都要符合太極拳的法則,不可有須臾背離,也就是前人所要求的生活太極化、太極生活化」,至於其內容為何?如何去做?以下是個人初淺的體會,願提出與有緣者分享。

1.
鬆(虛、空、無):
       
是太極拳的靈魂,也是退去本力、滋長內勁的 要訣,如何在生活、工作中盡量不出拙力,全身各個關節隨時以意念要求放鬆,即使非出力不可,也要在出力中有放鬆之意,當鬆透了,氣與身體重心就會沉,內勁也就油然而生。

2.
靜:
       與鬆乃一體兩面,心靜有助體鬆,體鬆亦能提昇心靜的層次,靜極生氣、心靜息調、心靜智慧生等等都是心靜的最佳寫照;平時除非「非想不可」外,要盡量使心保持在「虛靜」之狀態,尤其遇事也要訓練自己「心平氣和」,處理完就從腦袋消除,不要有多餘的「聯想」或「臆測」,所謂:「事來要應過,物來要識破」是也。

3.
緩:
       
生活步調要放慢,但不是拖泥帶水,而是從容不迫、應物自然,慢中有快,快中有慢,但心始終是平和的,嚴禁急躁,因急躁者沒有智慧,容易出錯或出事,甚或得罪人。

4.
圓:
       
做人處事要圓融,死守規矩或失去原則,流於兩極固然不好,在不失原則或不觸犯法條的前提下,考量對方的立場與難處,圓滿化解雙方間所存在的歧見,達到雙贏才是高招。

5.學吃虧、謙卑低下:
       
逞強好勝絕對與太極拳的上等功夫無緣,唯有從內心自我要求起,凡事「退一步海闊天空、忍一時風平浪靜」,日久自然成為習慣,進而改變個性-不計較,亦才能培養成新的反射動作,遇力即放鬆、虛掉,而不是硬頂硬抗。

6.
修德行善:
       
太極拳是高級武術,也是修心養性的功夫,唯有時時「存好心、說好話、做好事」,才能改變氣質,進而臻於上層境界;至於心好,但嘴巴(口德)不好,脾氣不好的人,也不算好人,所謂「內心謙下是功,外行於禮是德」,唯有內外兼修,方合於道-太極的真精神。


[資料來源:http://blog.udn.com/jttaigi/1340203]



小編:讓心平靜,讓愛滿心,修心以靜,養心以柔,心中有愛,包容有度,淳厚柔和,諧調生順,公益行善,祥和人生....
   太極是中國文化的重要內涵,是指宇宙最原始的狀態‧象徵著窮盡天地奧秘,道家長期探討與修行,擴大了更豐富的內涵‧,太極心意味著愛心,愛宇宙、大地、與世間萬物。大到世界大同,小到一言一行,事實上,很多慈善團體,協助解決很多社會問題,幫助消除很多家庭困難。行善團體默默修橋舖路、愛心團體照顧孤老,他們利用閒暇深入民間,花錢花時間到處行善。大家有太極心,心胸坦然幫助別人,社會處處有愛心,人人充滿希望,社會充滿祥和。

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

真修實學,實悟行持,太極陰陽,返歸無極....



《中庸》曰:「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;發而皆中節,謂之和。」

情緒發動而不落入「過與不及」,離中道不遠矣!

緣感:太極拳是修道拳,身心同修,身要守中,心亦守中,讓心平靜,讓愛滿心,給人餘地,己有餘地,勿過失和,中華文化,中庸之道,太極精神,陰陽互變,還歸無極,守中妙中…chiuchiu2018-4-24


修道,如何修道?適有修道好友傳來一文,茲轉載分享:


一、隨緣修道
  修道是為自己的性命,生死大事,出苦海,脫浩劫,超生了死,免受輪迴,求回本心,修復本性而修的,並不是為他人效勞為權勢所迫而修的,也不是為爭權奪利,沽名釣譽自欺欺人虛掛招牌而假修的。
  所以必須隨緣而修,隨遇而安,貧也要真修實學,富也要真修實學,窮也要如是修道亦要如是學,不論風雨寒暑,風波患難總要死守善道,絕不可中輟,現在三場大考的最末場,成敗昇降,在此一關,切勿以耶糟糠燉的火焰,在燉時,熱烘烘,紅焰焰一日被風移動,便支離滅裂而灰冷,雖然道在隱時,暫時停頓,以觀萬魔之變,便以為道已收起了,把熱騰騰的求道心一變而為冷冰這便遭受了「傾而覆之」的大悲運了,不但自己墜落,九玄七祖亦同墜矣。
  修道之人此時正當努力潛修,精心研究靜養身心,修復本性,養精蓄銳以待時來有日,這真道自有宏顯之日,那時大揮力量,代天宣化,力行布施,救度眾生,行功立德的機運自來矣,聖人云「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」則此謂也。夫修道最要真修實學,要真修實學者貴乎實悟。


二、修道貴乎實悟
  修道者不能實悟何能自覺,不能自覺何能覺他,自己且不能救焉能救度眾生,夫欲自救者必先得明師點開竅妙,次依經典文字為引導必須悟得真實處,即金剛經所謂「如是處」「應作如是觀」是也,依此真實處而實修,方才得證無上菩提,而發真實之妙智慧這就是吾佛所謂「般若智」者此也,此般若智乃由真實本心所發出之實智,亦即是真實法,依此真實法,來對治自己所有的毛病脾氣去邪除妄,閉大門擒大賊,鎖心猿,拴意馬,轉八識為八德,即所謀轉識成智也,把後天之氣稟慾蔽邪思妄念,一切除盡,始能明心見性,凡一舉一動,悉由此真實法而行,中庸所謂率性之謂道者即指此也,這才可謂真修實學者矣,金剛經後記有云:不名為布施未知真實法:不名為供養因他不真,果始迂曲不名為受持。



三、真修實學三要訣
()依經實修者:須知經者路也,指吾們之路徑而已耳,若以是經為真經,以其經義為真法者,到底空修百年,毫無實益,不過是空中樓閣,海上仙山,可望而不可即耳,到底了無實際空空如也,與真實處不啻有千萬里之遙隔了,這就是不名為受持,須依是經之文字般若,來證悟身上之實相般若,徹見自心實相,實地參悟,這才是真經實法,以此行持,方得謂之真受持也。


()法施實修者:凡為講師者,對於講義一言一語,一字一義務要使聽講者,能參透徹悟為要旨,欲使聽者徹悟,必要自心中,對於自己所欲言之事理,有真功之徹悟,毫無疑義乃可故須依經之文字般若,證自身之實相般若,發出妙智慧,照見真實處,纔能發出真實法,果能由此真空處所發出之真知實悟,才可以使語氣有力,蓋因舌尖主心,言由心發,自然舌尖有勁,可以打動聽者之真心,而使其發動真實法,庶乎施法者,言不落空而聽者亦受其實益矣,這才可謂之真布施也。


  如果講演者自身,尚且一知半解,非真知實見者,其出言自非由真實處所發,只由於口舌間,故其言論就是屬於謬談戲論了,自心無有自信,其談吐何能有勁有力,何能聽者感觸其真心,而發其真實法乎,似此施法者,總屬徒勞,聽法者一無實益,又如話題錯雜,引證過多,又且文不對題,徒事博人歡心,有首無尾,有起無收,有花無果,忽而說東,忽而談西,使聽者,茫無頭緒,不知目的何在,要點那邊,有如波中捉月,混水摸魚,撲了一場空,空使聽者,迷浮心動,對於真理實法之講義,反嫌乾燥無味而生厭倦之心情,以致對於真修實學,一無所得,只得了一場空歡喜,到底瞽者煮魚,空喜新鮮,實際無有半點滋味兩兩空勞無補徒喚奈何而已耳。


  又如講演者只知極力吹牛,每說天上有長生不死之蟠桃仙果,瑤池有長年不死之瓊漿玉液,八卦爐中有不死丹,麒麟崖前有長生草,道是怎麼寶貴,理是怎麼奧妙,說得天花亂墜,使人垂涎萬丈,但是一日亦是這篇故套話,二日亦是這段口頭禪,使聽者空懷羨慕,奈何天台雲封,雲梯何在,卻未嘗指出一端,何從捉摸何處問津,只看落月屋樑,徒增夢魂顛倒而已。


  又如常談世間苦海,天道輪迴,因果報應,說得津津有味,令人毛骨慄然,徒使世人感得人生無味,益增悲觀厭世而已耳,何嘗論及救溺度厄解纏脫苦之真實法,用來救度眾生,超脫苦海,躲脫輪迴,指引迷人,同登彼岸,返本歸宗呢!這就不名為布施了。
  是以講道者,切不可徒事虛名,舌燦紅蓮,把珍饈羅列滿案以誇示材料豐富,博取虛譽之名,反使坐客,不知真味在那裡到底說者說得舌燥喉乾,聽者聽得耳煩心亂,結局兩袖清風一無所得吧了。 
  哲家云「性天澄澈則飢餐渴飲,無非康濟身心,心地沉迷,縱談禪演偈總是播弄精神」只要治一真病,必具有一真妙方,才是濟世利人之實法也,譬如病理雖然斷得明晰,若不給與藥方,徒知病源,病豈能自痊嗎?

 ()聽法實修者:聽講者只要身心清靜,掃除雜慮,把定真修之心,具有解悟之智,留意於講道者之形容態度,語氣表情明說暗示,聲音之剛柔緩急語氣之嚴謹寬舒,把捉其出言之出處謹捉話題之眼目,須自己之心耳來所經以心默契,以神聆會務要明白講話之趣旨,要點那邊,真理何在,方法如何,纔能獲得實益,若只圖悅耳怡情不顯真理在那兒,到底有如聽小說觀戲文一般,只博得一時之歡心,實際一無所得,空費時間,播弄精神而已耳,似此名謂修道,但錯用心機,不知真修實學,終難收得實益,這就是不名為供養了。
 

  故講經說法者,不用羅列珍饈或侃侃數言,或切切數語,或無言示意,或默化神機,話不在多,只在神真而已,勿效那驅一鷹犬欲使驅逐二免,結局是一無所得吧了。至於聽經學法者,不要只圖強記,不可徒求悅耳,須聽以心耳,悟以真智,意於神會,行以真法,收其實果,這纔是真供養,方可謂之真修實學者歟。



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

練太極拳要找出內在的感覺….



為什麼會練著練著興趣索然呢?為什麼練了很多年太極拳卻沒有內在的體會呢?原因就是在練太極拳的過程中,他(她)們沒有體驗到獨屬於太極拳的特殊感覺;或者是沒有找到正確的練太極拳的方法。
所以教練的責任便是要找出方法來提高學員的學習興趣…..
內在感覺關乎能否練好太極拳,什麼是太極拳內在的感覺?


綜合網路資料要點如下:
1、骨節要有分離感;
2、口內要有津液感;
3、四肢要有脹麻感;
4、丹田要有熱能感;
5、腳底要有離虛感;
6、眼神要有威懾感;
7、全身要有松柔感。

總之,體味太極拳的內在感覺,既是一種技藝的探索,也是一種難得的精神享受。

正所謂:
天地是爐鼎,身心本日月;
神意為主宰,變化生妙覺;
無極化太極,風光無疑闕。



2018年3月17日 星期六

有一種美麗叫寧靜....



唯有寧靜,可以讓心靈沉靜,讓生命坦然,讓人生多一分高貴,多一分自然,多一分莊嚴和善良。所有的苦難,都會過去,所有的名利,也都會過去。


淡泊是一種美麗,寧靜也是一種美麗。擁有一顆寧靜的心,任世界物慾橫流,任人生風雨彌漫。靜靜的守住生命裡的那一份淡然,那一份本真。閑看日升月現,淡看雲起雲落。淡泊以明志,寧靜以致遠。



佛說:人生如處荊棘叢中,心不動,則身不動,不動則不傷;如心動,則人妄動,則傷其身痛其骨,於是品嘗到世間諸般痛苦。唯有寧靜,可以讓心靈沉靜,讓生命坦然,讓人生多一分高貴,多一分自然,多一分莊嚴和善良。


寧靜是順其自然,寵辱兩忘。寧靜者有自知之明,看透人生,看淡是非,看破世界,了解宇宙真相。那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豁達與超然,明了與徹悟。


紅塵看破了不過是浮沉,生命看破了不過是無常,愛情看破了不過是聚散。心靜一切都靜,心淨一切都淨,心美一切都美,心善一切都善。寧靜者不憂,看清了因果,看淡了名利,知道成敗得失不過是過眼煙雲,只有快樂才是真。寧靜者不懼,看透了人生,看破了紅塵,能坦然面對死亡,能泰然面對苦難,知道一切事物都有因果,一切事物都有利弊,福乃禍所伏,禍乃福所依,只有活在當下,享受每一秒。寧靜者淡泊,能一切隨緣,知足常樂。


寧靜者寬容,不會為眼前的得失煩惱,不會為未得的東西勞心不會為已有的東西勞神。所有的苦惱,不過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。所有的苦難,都會過去,所有的名利,也都會過去。人生何憂?人生何懼?
有一種美麗叫寧靜....



智者無憂,勇者無懼。寧靜致遠,其實是一種智慧,一種人生的超達。只有守住本初善良純淨的心,才能不受名利的誘惑,才能走得更遠。貪婪者,必定一無所有。急功近利者,必定功敗垂成。擁有一顆寧靜的心,看事物更客觀,看人生更透徹,看世界更接近於本質。清水無波,才能映照出皎潔的滿月。


寧靜心,是杯中水,只有待渣滓濾淨,泥沙沉澱,一切才會明了。寧靜的心,是天邊月,只有待雲煙散盡,塵埃落定,一切才會無礙。寧靜的心,在任何情況下,都會鎮定自若、處變不驚。



寧靜的心靈,溫柔敦厚,不溫不火。手上掌握真理,心底堅如磐石。不怒,不驚,不煩,不惱,不怨,不憎。寧靜的心靈,如一顆纖纖細竹,咬定青山不放鬆,任爾西北東南風。寧靜的心靈,意志堅定不移,向著目標進發。一切的誘惑,一切的幹擾,一切的雜念,通通見鬼去吧。狂風暴雨來了,笑臉相迎。滄海桑田變幻,一切都在意料之中。金錢的誘惑,視若糞土。名利的誘惑,視若塵埃。美女的誘惑,視若白骨。寧靜的心,有一尊佛,那就是善良純淨不染塵埃的自性。人生在世,我自不動心,哪能染塵埃。死,不懼。生,無憂。痛苦其耐我何哉。



有一種美麗叫寧靜....
寧靜的心,不與人比較,不患得患失,不庸人自擾。寧靜的心,美麗純潔,高貴優雅。擁有千兩黃金,不如擁有一顆寧靜的心。佛曰:你不自尋煩惱,沒有人能使你煩惱。寧靜的心,快樂幸福。一縷陽光,一輪明月,一絲清新的空氣,都是極樂。一聲問候,一個微笑,一句梵唱,都是感恩。慾望少了,人就幹淨。煩惱少了,人就智慧。人幹淨了,善念就多。心清靜了,是非就少。只管一心成就,只管一往直前,哪有障礙可言。做官的,濟天下。經商的,做慈善。學佛的,渡眾生。平民百姓,自得其樂。



擁有寧靜的心,擁有快樂人生。擁有寧靜的心,擁有人生智慧。寧靜的心,心如明鏡,塵世的一切,洞察分明。所謂,笑天下可笑之人,容天下難容之事,此心即是。所謂,宰相肚裡能撐船,百年人生談笑間,此心即是。擁有一顆寧靜的心,就擁有了自由,擁有了幸福,做自己內心的王者,讓生命活出精彩,讓人生一往無前。




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

2018年02月2日至3月3日研究會瀏覽文章次數與國家月報




真傳吳式太極拳講義....



[薦者按]吳公藻(1899-1983)為吳式太極拳鑒泉宗師之次子;馬岳梁為鑒泉宗師之長婿,上海鑒泉太極拳社社長,吳式太極拳傳人。該講義于1935年首次出版,因文字簡要而于太極拳要義闡發詳盡,久已遐邇武林。今據1985年香港上海書局再版材料分七部分植入,以饗同好。
宗師吳公藻(1901-1985)

第一章  概論
    太極拳創於何時?眾說紛紜。據明史“方伎傳”所載“洪武(13681398)十七年太祖詔求三豐不赴。二十五年乃隧入雲南。建文元年完璞子訪三豐於武當,適從平越歸來,相得甚歡。永樂四年侍讀士胡廣奏曰:三豐深通道法,拳技絕倫。......  此說大致可信,是則太極拳傳於世已六百年。清同治(18621974)年間吳家太極拳第一代宗師全佑受業于楊露蟬楊班侯父子,受露蟬之命拜于班侯門下,於今已傳世五世,亦百有餘年。
一種學術能流傳於久遠而不替,且世世代代發揚光大,戰後更發展至南洋、美加等地,定有其必傳之價值,茲綜其要而言之:
一、以盤架為體,在強健筋骨,調和氣血,合乎現代生理學與病理學之理,能防疾病於未發,亦能療之於已發,祛病延年,為後天養生之術;
二、以推手為用,循太極動靜之理為法,采虛實變化之妙為用,合乎心理學和力學之理,以柔克剛,以剛濟柔,可以得技擊實用之效;
三、應敵時隨屈就伸黏連不脫,能因人之勢,借人之力而致敵於敗,非力敵,而系智取;
四、太極拳為道家之行功,注意武德修養,每一姿勢無不中正安適,每一動作無不輕靈圓活,決無剛猛激烈致敵於死地之意,此為仁;
五、以養氣蓄勁,柔中有剛,精神內斂,意存丹田,則愈練愈精,愈練愈微,由微入妙,由妙入神,而至形神合一,達到大勇無畏境界。太極拳一不用氣,用氣則滯;二不用力,用力則斷;三不用法,有法則盡(唯初學者則不能無法,須知先有規矩後成方圓;先有法而後無法,則臻最高境界)。
而系以棉、柔、巧為行功要旨。其動也,則全身無不動;其靜也,則全身無不靜,動中寓靜,靜中寓動,動靜互變,無笨重遲滯之弊。男女老幼皆可習練,動作純任自然,物來順應,學之毫無困難,苟能精勤研究,歷久不懈,獲益非淺。

第二章太極原理
孔子(551479 B.C.)贊易,始言易有太極,是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宋周頤撰“太極圖”推道體之本原曰:無極而太極,如吾心寂然無思,萬善未發,是無極也。然此心未發,自有昭然不昧之本體,是太極也。
太極乃宇宙生化之原,雖是無形無象,無聲無色,然一切形象,聲色皆有太極生化而出。是以拳經曰:“太極者,無極而生。動靜之機,陰陽之母也。動之則分,靜之則合”。由此可知太極者,動靜而已;陰陽者,太極而已。在靜極而動,動極而靜之中,太極永處變動開合之狀態。舉凡天地萬物,一往一來,無時不刻盡在變動之中,此即太極之微旨。
在拳而言太極者,因其原理由太極之動靜、陰陽、開合之變化而來。其基本在動中求靜,靜中求動。而其動作則主要研究虛實,虛實即是陰陽。是以學者首先應知陰陽動靜之理,然後循序漸進。

第三章 陰陽動靜
陰陽者,天地之道。為萬物之綱紀,變化之父母,生殺之本始。凡一切立於對等地位之事物,皆曰陰陽。
以太極拳而言,動者為陽,靜者為陰;剛者為陽,柔者為陰;攻者為陽,守者為陰;動者為陽,靜者為陰;進者為陽,退者為陰;實者為陽,虛者為陰。此乃雙方立於對等地位而運用其變化者也。
運用變化中,無論在動在靜,必須保持中定,否則即有過或不及。過者,過其量也,在勢、在力、在勁均超過其本能之謂。不及者,不足也,不足則本能無從發揮。
在易理而言,陽盛則陰消,陰盛則陽消。火盛制水,水盛制火,彼此迴圈不息。在拳理而言,盛是將過其體力與氣力合用之極,一過限謂之偏盛、失中,此乃陽極陰生,陰極陽生之理。練習太極拳必須注意陰陽消長與物極必反之理;尤須知道滿招損謙受益之道,悟陰陽互妙而達中和之本,則規矩方圓得其要矣。


第四章 入門基礎
太極拳以盤架為體,推手為用。初學盤架時,姿勢務求中正安適;動作必須輕靈圓活
茲將八大要點列述如下:
一中:心氣中和,神清氣沉,立點在腳。重心緊於腰脊,精神含斂於內,乃能中定沉靜。
二正:每一姿勢,務求端正,最忌偏斜。雖或俯或仰,或伸或曲姿勢繁多,其重心必須穩定。重心穩定則開合靈活自如,進退有序;重心不立則開合失其關鍵,虛實不清。
三安:安然之意,切忌牽強。由自然之中,得其安適,動作均勻,呼吸和平,神氣鎮靜乃無氣滯之病。
四舒:舒展之意。姿勢動作務求開展,使全身關節節節舒展,然非用力伸張,而系自然徐徐松展,自能得到松活沉著之趣。
五輕:輕靈之意,然忌漂浮。動作輕靈緩和,往來自由自在,久之能生松沉之勁,進而生粘黏之勁,故輕字是練拳下手之處,入門之徑也。
六靈:靈敏之謂。由輕靈而松沉,由松沉而粘黏,能粘黏即能連隨,能連隨而後能靈敏,則可悟及不丟頂。
七圓:圓滿之意。每一動作務求圓滿而無缺陷,則能渾成一氣而免凹凸斷續之病,推手用勁,非圓不靈,處處能圓則活矣。
八活:靈活而無笨重遲滯之意。上述各節融會貫通後,則屈伸開合,進退俯仰皆能自由。


第五章 身法要義
人身可分三部九節,三部即脊椎,兩臂與兩腿。
屬於脊椎者:一頭頂,二胸背,三腰腹,此三節為人體之主幹。
屬於兩臂者:一兩手,二兩肘,三兩肩,此三節為人體之上肢。
屬於兩腿者:一兩胯,二兩膝,三兩足,此三節為人體之下肢。
身法分上中下三盤。胸背以上為上盤,腰胯為中盤,膝腿以下為下盤。
三盤功夫非每人能兼而有之,因人體之長短,體力大小而不同。所以矮者多取高者之中下盤,高者專打矮者之中上盤。身小靈活者善走,身高體重者善守。力大者多攻勢,力小者多守勢。
腰胯為全身之樞紐,為武功身法主要部分,進退顧盼之時,必須立身中正,四末自然就序。太極拳用腿之時甚多,如單雙擺蓮、分腳、蹬腳、金雞獨立、胯下勢、進步摟膝、退步倒攆猴等等皆是。而用腿之時必須腰胯松沉,上下四平八穩,以兩膝兩胯旋轉之法而出之,所以要涵胸、拔背、松肩、垂肘、裹襠、護臀、松胯及尾閭中正。
太極拳身法是由上而下,所以上盤功夫最為重要。每一動作全是圓形,運用連續不斷。點有點之轉法,線有線之轉法,面有面之轉法。軸心與車輪之面積雖有大小,而圓周一定是三百六時度,轉法分寸全靠自己掌握。
人體雖有三部九節,身法亦分上中下三盤,然應用之時則須完整一氣,以意行氣,以氣運身,節節貫穿,自能得心應手。
 

第六章 推手法則
太極推手是甲乙雙方處於對等地位,進行互攻互守,目的雖在戰勝對方,然非敵我鬥爭,而是同門之間互作技術研究,冀理論實踐相結合,用以鍛煉手法、身法與腿法。也即是鍛煉前進、後退、左顧、右盼、中定;一升一降、一沉一浮、一屈一伸、一開一合與勁走圓圈之功夫。
推手有主動與被動之分。主動謂之“問”,被動謂之“答”。彼有所問,我必“聽”而後“答”,主動採取各種方法進攻,背動者亦採取各種方法以系重心,一攻一守、一問一答,時而反守為攻,反答為問。以意探之,以勁問之,矣其答覆,再聽虛實,若問而不答,則可進而擊之,若有所答,則須聽其動靜之緩急及進退之方向,始能辨其虛實。
互作攻守之時,平面進退狀如波浪,有起有伏;立體升降則如螺旋轉動,旋上旋下作彈性伸縮;圓圈方位分橫圈、縱圈與平圈三種,橫圈是上下旋轉,縱圈是前後旋轉,平圈是左右旋轉,再加一種比旋轉,用之於周身,就如一顆九曲球,令對方感到針插不進,水潑不入。太極拳講究陰陽,說對待,論動靜。何謂陰陽、對待與動靜?則由推手實踐中體會得來。當雙方對立而未有任何動作是謂靜態,陰陽未分。挨*一方擬有所動而在將展未展之際,謂之動機。靜態象徵太極,一動則陰陽已分。由無而有,互相對待,一理二氣,四象八卦種種變化隨之而生。動者為陽,靜者為陰;陽主攻,陰主守;陽以進為長,陰以退為消;陽以變為開,陰以化為合。進退伸縮,盼顧旋轉盡在變化之中矣。
太極推手有不動步推手,進退步推手。大履步步法於九宮步步法等多種。不動步推手謂之四正,進退步推手謂之四隅,大履步步法又名八門五步。八門者,四正方四斜方,五步者,上三步退兩步。九宮步步法所走方位與兒童學習書法之九宮格同,甲乙雙方各進退四步,二人互踏中央戊己土。太極拳步法均按五行、八卦、九宮步法變化,其他如川字步、丁字步、八字步、弓腿、坐腿、騎馬勢全在其中。


第七章 致學十要
一中定:伸屈與開合之未發謂之中,寂然不動謂之定。心氣清和,精神貫頂,不偏不倚,是為中定之氣,道之本也。
何以守中?無過不及。何以能定?不為起使,不為利誘。伸屈開合,進退顧盼,互爭者中也。中者,以腳為立點,以勢為重心,以動作為樞機,故曰得其環中,以應無窮,此雖技之一端,實為全體之綱領。
二虛領頂勁:頂勁即頂頭懸。頭頂正直,腹內松淨,氣沉丹田,精神貫頂,如不倒翁上輕下沉,又如水中浮標漂浮不沒。
歌曰:神清氣沉任自然,漂漂蕩蕩浪裡轉攢;任你風浪來推打,上輕下沉不倒顛。
三感覺:身有所感,心有所覺。有感必有應,所應複為感,感應互生,人於精微。推手互相問勁、找勁,即是鍛煉感覺與反應,感覺靈敏,變化無窮。
四聽勁:聽者權也,即權衡輕重,推手時偵察敵情謂之聽,聽之於心,凝之於耳,行之於氣,運之於掌,以心行意,以意運氣,以氣運身,聽而後發。聽勁要準確靈敏,隨其伸就其屈,乃能進退自如。
五量敵:兵法曰“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”。整軍行旅之初,當先審己而量敵,以計勝負也。拳雖小道,其理亦然,以己之短當人之長,謂之失策;以己之長當人之短,謂之得計。
量敵應問勁,問其動靜,聽其來勁方向與重心所在。彼此未進入攻守之時,應以靜待動,以逸待勞,不存主見。彼未動,我不動,彼微動,我先動。當彼此相互承變之間,即知其虛實而應付之。
六知機:推手分三個功夫階段,由不知不覺而後知後覺,由後知後覺而先知先覺。當陰陽未分,動靜未明,姿勢未成,虛實未知。似有徵兆時謂之機,此唯高手能知之。能知機則能造勢,所謂無中生有,乘機而動,低手則反之。高手心氣沉靜,姿態雍容,逆來順受,運用自如,低手則進無門,退無路,攻之不可,守之乏術,此即知機與不知機之分。
七雙重:無虛實謂之雙重。雙重之病有雙手與雙腳之分。拳經曰:‘偏沉則隨,雙重則滯’。又曰:‘有數年純功而不能運化者,率為人制,雙重之病未悟耳’。是故雙重之病最難自知自覺,非知虛實之理,不易避免,能解此病則聽勁。感覺。虛實。問答皆融會貫通。若以雙手按對方之上盤,而對方力氣極大,攻之不可,則采×虛實之法,以雙手
履其肩,左手由彼之右肩下履×,右手擊其左肩,此時我雙手作交叉十字勢,同主一方,而發勁成一圓圈,則彼必側斜而倒地,此即發勁偏沉所致也。
八舍己從人:捨棄自己主見,依從對方動作,隨其所適,因而取之,順而成之,合而解之,由被動轉為主動。主動能造機造勢,而後得機得勢,處處隨曲就伸,則無往而不利。
九鼓蕩:氣沉、腰松、腹淨、含胸、拔背、松肩、垂肘,節節舒展,動之靜之,虛之實之,開之合之,剛之柔之,此種混合之勁謂之鼓蕩。以心行意,以意運氣,以氣運身,鼓蕩之勁乃生。由於心氣貫穿,陰陽變化頃刻而來,猶如狂風暴雨,驚濤駭浪。
在同門之中運用鼓蕩勁,多是高手指導低手,使對方腰腿生長彈性抵抗力,增強感覺敏銳,久之則感應靈活。在應敵之時則用來摧毀對方之守勢,牽引對方之重心,使其立點不穩,擾亂對方步驟,疲勞對方精神。
太極拳最高境界尚有名曰采浪花者,全以鼓蕩之勁震撼對方,使其如航海遇風,出入波浪之中,眩暈無主,傾斜顛簸,自身重心難以捉摸,即是鼓蕩之作用。
十重心:研究太極拳勁之平衡作用,即是研究各種姿勢與動態之穩定而求其重心。無論站立或俯仰,各有其重心存在,推手原理即在各種動態中研究力之平衡關係。如穩定則重心升高,如為不穩定則重心降低,如為中立則不升不降。更應知穩定平衡之時,重心必須在最低處。

第八章 應用四則
太極拳應用方法有四:發、拿、打、化。用之於周身,無處不可發,無處不可拿,無處不可打,亦無處不可化也。
一發勁:發即是發出之謂,或使其跌僕以制止對方進攻,無論主動被動,均可以勁發之。
發勁之應用猶如打彈子,持杆者要計算檯球之位置和角度,而後決定用高杆或低杆或平杆,或左或右以及用力之大小,既不能快亦不能慢,要恰到好處時發之。
二拿勁:拿即截止對方進攻,拿住對方手臂,避開對方之重點,或拿住對方關節,以牽制對方活動,或拿對方重心,使其失中。然此法並非用力抓拿,而是用粘與黏拿之。
太極拳拿法與外家擒拿手法不同。擒拿手法系抓關節,拿經絡,制穴道,使對方不堪痛楚而就範。太極拳則以勁拿勁,拿對方關節,使其屈伸不得自由;拿對方腰胯,使其進退失據;拿對方重心,使其失中而全身無法控制。
三打勁:打即是打擊對方,或打出,或打倒,目的在於制敵致勝,使其無反擊能力。
打勁有打勢與打意之分。打勢是打對方攻勢,一拳一掌可以打人,肩、肘、胯、膝也可以打人。打意是刺激對方精神,或指上打下,使對方感覺本在上部而勁已打到下部,或先重而後輕,或先輕而後重,或聲東而擊西,左重則左虛,右重則右杳,使對方難以捉摸。
四化勁:化即是化解對方進攻。以柔化之為主。所謂以柔克剛,有若無、實若虛,因其所適,順而成之謂之化。並非不抵抗,而是大化小,小化無之意,以期制止對方賡續前進,此即實則泄之,虛則補之,迎而奪之,承變而擊之也。

第九章 十三勢解說
十三勢者,按五行八卦之數,言推手有十三種勁與勢也。
五行可分為內外兩解。行於外者為前進、後退、左顧、右盼、中定;蘊於內者為粘、連、黏、隨、不丟頂。
八卦亦分內外兩解。行於外者為四正、四隅;蘊於內者為堋、履、擠、按、采、冽、肘、靠。
行於外者為勢,即前進、後退、左顧、右盼、中定與四正、四隅。
蘊於內者為勁,即粘、連、黏、隨、不丟頂與堋、履、擠、按、采、冽、肘、靠。

第十章 五行要義
一粘勁:粘者,如兩物互交,粘之使起,太極拳中謂之勁。此勁非直接粘起,實間接而生,含有勁意相兼兩義。如對方實力強大,體質堅實,氣力充沛,椿步穩固,似難使其掀動或移其重心,然用粘勁即可使其自動失中。其法系以意探之,使其氣騰,全神上注,則其上重而下輕,其根自斷。此系對方之反動力所致,我只是順其反應以不丟頂之勁引其懸空。其勁似松非松,不即不離,主動吸引對方,是為粘勁。
粘勁如掌之與球,一撫一提之間,運用純熟則球不離手,球隨手轉,粘之即起,所謂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之謂也。
二連勁:連者,貫也。不中斷、不脫離,繼續連綿,無停無止,無休無息,是為連勁。此勁屬被動,其意即在接觸之中始終跟進跟退,不自停息。
三黏勁:黏者,黏貼之意。彼進我退,彼退我進;彼浮我升,彼沉我松,使對方感覺丟之不開,投之不脫,如黏如貼,難解難分。在我是不丟不頂,不即不離,有機則乘,無機則俟。其進也引而困之,其退也截而擊之,於被動中爭取主動。
四隨勁:隨者,從也。緩急相隨,進退相依,不先不後,舍己從人是謂隨。拳經曰:‘因敵變化示神奇,須在隨字下功夫。要在對方得意處使其失敗,此即被動中取勝之道。’
五不丟頂:丟者,開也;頂者,抵也。不脫離,不抵抗,不搶先,不落後。五行之源,輕靈為本,是為不丟不頂勁。
雙方互作攻守時,心要平,氣要靜。心之所使,意之所達,氣之所行,進退變化,攻擊防守,粘連黏隨,體無不備,用之不賅。


第十一章 八法之力學原理
凡物變換位置,謂之運動。運動之原因則由於力,故論運動之原因者曰力學。古代希臘哲學家。數學家。博物學家阿基米德(ARCHIMEDES287212 B.~C.〕說:‘如能使我於太空中得一立足之支點,則我能使龐大之地球移動’。阿基米德是杠杠與浮力原理之發現者,深信利用杠杆。加下力於其上,而能起大力之作用,無論體質與重量如何巨大之物體,亦能使之移動。
太極拳四兩撥千斤原理與力學杠杆原理不謀而和,同是一小力起大力作用。技擊所憑藉者,一身與四肢耳。以手擊人或以腳踢人,無論為手為腳必須進行一種運動,此種運動必有一支點和力點。支點被移,用力點之作用即可改變之。故太極拳之應敵,不接觸對方之重點,而系移動其支點,使其自己失中,或引導對方之力量,使其落空;或籍對方之攻勢,使其作方向之轉移。凡此種種,皆力學也。
推手八法之堋、履、擠、采、列、肘、靠,茲以機械轉動之原理解說如下:
一堋勁:此 寺軸之上旋作用。對方大力壓下,其進攻位置當在上部,則順其來勢與方向,加以向上旋轉動作,使對方之力必懸空。上旋作用等於輪帶之下加一從動輪軸,可起轉移牽引之效,使對方之力落空。減輕重量之滑輪或軸心中之彈丸,以及氣之膨脹或浪潮之向上作用均屬堋勁。
二履勁:此 寺 軸之左右旋轉作用。左旋謂之左履,右旋謂之右 模斜上旋謂之堋履,斜下旋謂之采履。若以手掌運用履勁,不必旋轉,只是以掌心或手指加以粘黏牽引即可。輕重快慢,全以對方之動向為轉移,自己只須不丟不頂,隨其所之而之。
三擠勁:此乃兩個輪軸並行而異向之旋轉作用。如壓面機之滾軸,同時向內旋轉,則面片在兩重並旋之中逼擠而出。推手時一方以肘勁或靠勁進攻,另一方則以采履之勁順而入反出。此勁須用剛勁,即口訣曰:‘如錢之投鼓,如球之撞壁’也。
四按勁:此乃輪帶之挫動作用。輪帶處於發動機與大車輪之間,其動態如水之流泄,能起帶動牽引作用。輪帶表面屬堋勁,裡面與車輪接觸部分屬按勁。大車輪本身是被動,受輪帶之挫力而旋轉者也。又如制爆竹之挫紙機,半月形車輪下置半月形挫床,將紙筒置挫床上,車輪推過,紙筒即被挫緊,亦屬按勁。然按勁並非全力下按,太極拳諸勁全是旋轉,是活動力而非死力。
五采勁:此 寺軸之下旋作用。對方用力進攻,我則在其長臂上加一?軸,有牽引其前進之作用,所謂仰之彌高,俯之彌深,進之愈長,退之愈速之意。此勁在平衡對方之力時起杠杆作用,即如秤桿與秤砣,不問物體輕重,僅將極小之秤砣加以牽引轉動而已。凡對方之力向前向上時均可以采勁牽引之,其根自斷,其身自浮。
六列勁:此乃輪盤之旋轉作用。平面旋轉或離心旋轉均屬列勁,如投物於旋轉中之輪盤,必被摔出也。對方一受列勁非但無法站立,無法維持重心,更有被拋離之感覺。列勁包含堋、履、勁、按、采等功能,兼有一股內在之力,形成一渾圓之旋轉體,其性極剛而烈。
七肘勁:此乃將堋、履、擠、按、采、列等六種勁混合運用於肘臂之上。運用之法完全聽隨對方之動作而動作之,如 嶗勾返取無論內圈外圈,或上下左右翻轉,肘裡捶,肘開花之勁,均由此處。拳經曰:‘含胸拔背,松肩垂肘’,便是運用肘勁要領,要鬆軟柔化也。
八靠勁:分為肩靠與背靠。肩靠多屬乘虛而入,或順勢而取。利用肩打,如杵之與臼、擊而搗之。背靠多用於兩人相互抱持或轉變方向時,由腰而被扭轉旋動之。背靠雖用背打,但與肩靠有連帶關係,善用肩打也彼連帶用背。靠勁不在於姿勢,而在於氣之膨脹作用,宛如突然爆炸,使對方感受到強烈震撼也。


第十二章 順勢借力
太極拳不尚用力而尚借力,即借用對方之反應力也。借用之理猶如泅水,諳水性者知水有浮力、壓力與阻力;有向上作用、浪潮作用、急流動力與旋轉動力等。
推手法則亦與泅水相似,在任何攻擊下,處處皆以對方為水,而保持自己浮於水面為目的。對方之 牡從如水之膨脹,一浮一沉,衝擊回泄,應以踩水之法維持自己重心。
橫過河必須逆上而順下,始能到達彼岸。嘗見沿河赴市者,上行徒步而去,下行徒步而返,一泅數十裡,不用力,不用氣,物置於頂而不濕,借水浮力而為己用也。
推手道理亦複如此,高手能順勢借力,周旋自如;低手則枉用力氣,處處受制,且愈動愈沉,非但不能前進,甚至有滅頂之虞。推手之借力亦如行舟,應知行舟之際,無論以槳以擼以螺旋槳,其理皆一,飛機螺旋槳與輪船螺旋槳情形相似,借他力為己用也。
習太極拳者,能知水之阻力與空氣壓力,庶幾近道矣。所謂借風駛帆,順水推舟,順之則浮,逆之則沉,設遇險灘急流,如知撐擎支援,一槁之力可以轉危為安,槁之不順,殆矣。

第十三章 纏絲勁要旨
纏絲者,猶絲之互纏。用之於推手,即彼此互相聽勁、互相問勁、互相拿勁、互相化勁、互相爭取主動、互相進行包圍運動戰術也。
纏絲勁有裡纏、外纏、上纏、下纏、進纏、退纏等六法。用之於臂,用之於腿,更用之於腰胯,以至周身連綿運用,如環之無端,連環用之如絲之纏也。
纏之為用即是圈轉之法,有前後、左右、上下、進退等方向。包含粘、連、黏、隨、不丟頂之變通,以及堋、履、擠、按、采、列、肘、靠八法中之勁。
懂纏絲勁者感覺敏銳,聽勁準確,能隨屈就伸,運用自如,易爭取主動,不懂者出手多是直出直入,橫進橫退而欠圓活,且多棱角,多缺陷或多凹凸之處,易受制於人。
運用纏絲勁並非死纏不放或相互糾纏不清,而純系柔軟圓活之運用。在情勢變化之中,運用發、拿、打、化之時,尤須注意順逆、呼吸、收放、吞吐:
順:從動為順,是因敵所適之意。
逆:背馳為逆,是逆轉對方動作。
呼:膨氣為呼,是膨腹而應之意。
吸:收氣為吸,是收腹而引之意。
收:取之於敵,是順勢而取之意。
放:適可而發,是準備放射之意。
吞:待敵自投,是設網而伺之意。
吐:擒而複縱,不厭詐以觀其變。
以上四種相對動作,主要在於精神而非氣力,是以心意為主,以氣力為輔,正如拳經曰:“若問體用何為准?意氣君位骨肉臣。”也。

第十四章 生克制化論
推手運動中,雙方互相對待,全是相生相剋,互制互化。如能掌握生、克、制、化,則穩勝卷.。茲分述如下:
一生:助我為生。助我以力或助我以勢,則我有力可借,要勢可承。
二克:背我者為克。柔極克剛,剛克克柔,遇剛則以柔克之,遇柔則以剛克之
三制:約我為制。靜能制動,是以出靜以待以逸待勞。正能制邪,中能制偏,是以在勢在勁,必須得其中正。園能制方,是以必須圓活,切忌方滯。
四化:順我為化。勢大化小,勢小化無。合而解之,消於無形。

第十五章 授受關係
練習太極拳,每因學者性情之不同,而功夫造詣各異,雖同一師乘,而對拳理之領悟,盤架之姿勢及應用之法則各有不同,所以教者應因人而教,學者更應自知個性之優卻點而學之。
性情大約可分剛柔兩類。剛者急而烈,剛之上者為強,剛之下者為暴。柔者溫而順,柔之上者心氣中和而篤敬,柔之下者則意志簿弱無進取心。
剛之上者喜爭強鬥勝,不屈人下,學習多務於剛,剛之者暴燥而魯莽,學者多務于猛。柔之上者性喜和平,學者多務于柔,柔之下者心意不堅,不求甚解。太極拳講剛柔相濟,必須鍛煉到剛不過,柔不弱,如此乃能進德修業。
柔之上者學習太極拳,容易增長功夫,性情剛之下者每每誤解慢與不用力為懶散儒弱之意。其實慢與不用力正是鍛煉功夫之要旨,猶如煉鋼,由生鐵而熟鐵,由熟鐵而成精鋼,非長期火候不為功。
所以必須由慢而成及不尚氣力而尚用意者,因用力則笨,用氣則滯,是以沉氣鬆勁,純任自然。以靜制動,以柔克剛;有若無、虛若實;逆來順受,無中生有;不丟不頂全由慢與不用力鍛煉而得之。
慢所以能靜,靜所以能守,守之謂定,此即心氣之中定也。心氣中定而後神安,神安而後氣沉,氣沉而後精神團聚,一氣貫通。
快則心粗,心粗則氣浮,氣浮則心無所守,散亂之病生,虛實更無由求。
(全書完)